【新書摘錄】《放逐的凝視》抵達現場最重要──艾曉明訪談

抵達現場最重要──艾曉明訪談 

(採訪者文海,簡稱海;受訪者艾曉明,簡稱明)

海:那麼,你認為拍紀錄片如果不能解決問題的話,拍片的意義何在?

明:我當時拍片的出發點還是希望解決問題,把它當作行為的一部分。後來我又想,如何使作品成為獨立的藝術作品,一開機就是作品,是不可能的。我也碰到不同的導演,他們也會告訴我怎樣拍紀錄片等等。我後來有了專業主義的想法,紀錄片還是有紀錄片的語言呀!但到現在這個階段,我又不這樣想了。這是公民媒體的時代,每個人想怎麼用就怎麼用,能怎麼用就怎麼用。其實,它能否成為紀錄片、能否成為一部作品不重要。比如,胡佳他們製作了一部四分鐘的《探訪劉霞》,這樣的作品,它已經打破了我們對紀錄片既成的想法。這個時候「完整」有何意義?穩定的畫面、機器大小、質量,都沒有意義。有意義的是這個行動本身;有意義的是在行動過程中,有人開機了。至於開的是手機還是攝影機、是家用的還是專業的,這種區別都沒有任何意義。我覺得重要的是有這些人、有這樣的行為,並且有這樣的影像。

Continue reading

【微紀錄 │ 《深夜女子的公寓料理》新書分享會】煮飯以明志:吃,是為了咀嚼文化與歷史。

吃,是為了咀嚼文化與歷史。

毛奇老師於分享會中提到,每到一個地方,會先從四周的環境去猜想當地人的飲食習慣:由建築的歷史、社區規劃和菜市場(港譯: 街市)的布局等因素去了解該處的人是吃什麼~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