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知道的《十誡》: Inflancka 最美的屋苑

「……我們希望在每部影片的開始都暗示主角是被攝影機隨意挑中的。我們想到在一個有成千上萬的大運動場裡,將焦點對準其中一個臉孔。也想到在擁擠的街道上隨意挑出一位行人,然後用攝影機一直跟蹤她/他到影片結束。最後我們決定將場景放在一棟大型的國宅裡,第一個鏡頭就拍那上千個一式一樣的窗戶。我選擇它的原因,是因為它是華沙最美的一棟國宅,你可以想像其他的國宅是什麼德性。所有角色都住在同一棟建築裡,這是他們之間的連繫。有時候他們會踫在一起,然後說:我可以借一小杯糖嗎?」*一

說的是《十誡》拍攝場景。屋苑位於華沙的Inflancka,2007 年9月25日,天清氣朗,我捧著地圖,好不容易找到Inflancka 的座標,向這個只曾在電影畫面見過的地方進發。離開住所,乘地下鐵到Dworzec Gdański 站,再走上近二十分鐘的路程,兜兜轉轉。Inflancka 算不上是個易找的地方,但好歹也是屋苑,不似單幢樓房容易走漏了眼。

Continue reading

【新書摘錄】《放逐的凝視》抵達現場最重要──艾曉明訪談

抵達現場最重要──艾曉明訪談 

(採訪者文海,簡稱海;受訪者艾曉明,簡稱明)

海:那麼,你認為拍紀錄片如果不能解決問題的話,拍片的意義何在?

明:我當時拍片的出發點還是希望解決問題,把它當作行為的一部分。後來我又想,如何使作品成為獨立的藝術作品,一開機就是作品,是不可能的。我也碰到不同的導演,他們也會告訴我怎樣拍紀錄片等等。我後來有了專業主義的想法,紀錄片還是有紀錄片的語言呀!但到現在這個階段,我又不這樣想了。這是公民媒體的時代,每個人想怎麼用就怎麼用,能怎麼用就怎麼用。其實,它能否成為紀錄片、能否成為一部作品不重要。比如,胡佳他們製作了一部四分鐘的《探訪劉霞》,這樣的作品,它已經打破了我們對紀錄片既成的想法。這個時候「完整」有何意義?穩定的畫面、機器大小、質量,都沒有意義。有意義的是這個行動本身;有意義的是在行動過程中,有人開機了。至於開的是手機還是攝影機、是家用的還是專業的,這種區別都沒有任何意義。我覺得重要的是有這些人、有這樣的行為,並且有這樣的影像。

Continue reading

【微紀錄 │ 《深夜女子的公寓料理》新書分享會】煮飯以明志:吃,是為了咀嚼文化與歷史。

吃,是為了咀嚼文化與歷史。

毛奇老師於分享會中提到,每到一個地方,會先從四周的環境去猜想當地人的飲食習慣:由建築的歷史、社區規劃和菜市場(港譯: 街市)的布局等因素去了解該處的人是吃什麼~

Continue reading

【活動搞作 │ 新書節錄】《放逐的凝視》「奧斯威辛之後」的紀錄片——胡杰訪談

海:你如何看待道德問題?你的影片中的人物都具有一種道德的優勢。但我們當下的時代卻是「道德焦慮」的時代。同時期導演涉及這個問題時,總有拿捏不住的感覺……

杰:道德這個問題。比如,王小魯他的文章裡寫過,我的影片有一種道德灌輸在其中,是作為一種評論標準的。也可能是這樣,在我的潛意識裡,或在我研究林昭的過程當中,有那種情結──他們想在中國來一次文藝復興。她在文章裡多次提到,在中世紀的遺址上走向文明。其實,我覺得一個人,條件容許的話,像米開朗基羅一樣,他在很短的時間裡,用自身的力量,塑造大衛雕像,畫巨幅的西斯庭壁畫,人和神的手幾乎就要接觸上。其實,人是可以接觸到神的,這是人類的一種理想,而且是可以持續的。

Continue reading

Book+ Review │ Yee Ting Lau: Crossing the line

Book+ Review │ Yee Ting Lau: Crossing the line

In this day and age, we are not far from being informed of social and political issues through the multi-facets form of media. The Funambulist has proven itself to be an ambassador in raising awareness, as well as amplifying the fine print in mainstream media. Their aim to deepen understanding and discussion in matters that affects humanity on a global scale, sit them at a position as visionaries for future conversations.

Continue reading

Café+ KUBRICK 【今晚打老虎 │ Comment allez-vous】2016.10.23

 
 今天就是今天,負載著所有往日的重量,
張著將成爲明日的一切東西之翅;
今天是海的南方,水的老年,
嶄新的一天建構完成。

已耗盡的一日的花瓣聚集在
你的嘴上,高舉向光,向月,
而昨天急步走下陰暗的小路,
我們因此憶起它那張逝去的臉。

今天,昨天,明天走過,
日子像燃燒的小牛被耗盡,
我們的牛群等候著,來日無多,

然而時間在你心中撒下了麵粉,
我的愛用泰穆科的泥造了個火爐:
你是我靈魂每日的麵包。

《一百首愛的十四行詩》
聶魯達 

Continue reading

Café+ KUBRICK 【今晚打老虎 │ Comment allez-vous】

生物課實驗報告

人的大腦無法24小時運作,
因此擁有「慣性」這項能力,
當這一年事只要經過五次學習後
就能下意識自己動作。

所以當電話響起來就會迅速接起來,
女友的手會主動牽起來,
約會吃完飯皮包會自動打開來。

雄性擅長狩獵,雌性善於飼育,
我的感情趨向PH5.5,屬於中性。

《短期免疫》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