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書摘錄】《放逐的凝視》抵達現場最重要──艾曉明訪談

抵達現場最重要──艾曉明訪談

 

(採訪者文海,簡稱海;受訪者艾曉明,簡稱明)

海:那麼,你認為拍紀錄片如果不能解決問題的話,拍片的意義何在?

明:我當時拍片的出發點還是希望解決問題,把它當作行為的一部分。後來我又想,如何使作品成為獨立的藝術作品,一開機就是作品,是不可能的。我也碰到不同的導演,他們也會告訴我怎樣拍紀錄片等等。我後來有了專業主義的想法,紀錄片還是有紀錄片的語言呀!但到現在這個階段,我又不這樣想了。這是公民媒體的時代,每個人想怎麼用就怎麼用,能怎麼用就怎麼用。其實,它能否成為紀錄片、能否成為一部作品不重要。比如,胡佳他們製作了一部四分鐘的《探訪劉霞》,這樣的作品,它已經打破了我們對紀錄片既成的想法。這個時候「完整」有何意義?穩定的畫面、機器大小、質量,都沒有意義。有意義的是這個行動本身;有意義的是在行動過程中,有人開機了。至於開的是手機還是攝影機、是家用的還是專業的,這種區別都沒有任何意義。我覺得重要的是有這些人、有這樣的行為,並且有這樣的影像。

海:你認為紀錄片最重要的意義是什麼?

 

明:沒有什麼是最重要的,要看是在怎樣的社會裡講話。在中國這個完全沒有章法、沒有底線、人身安全沒有任何保障、記者沒有人權這樣的環境下,什麼東西最寶貴?發出聲音最寶貴,有影像最寶貴。至於是電視臺那種質量的影像,還是手機質量的影像,都不重要。為什麼呢?因為電視臺的大攝影機不能到現場,只有手機能到現場。那麼,我們拿到的手機視頻,它本身就有現實特點在內。為什麼電視臺的大機器沒到現場?因為不允許,所以你只能看到手機的視頻。拍劉霞只有用手機,現實本身已經說話,告訴我們很多的信息。這個視頻為何只有手機才能捕捉到?它已經告訴我們這些內容了。

 

海:你的影片很強調在場性。

明:我覺得在場很重要。其實,一直到2008年去拍四川地震,我都是抱持這樣的想法。拍攝之前,我們不可能預設,是否能拍成一部紀錄片,因為有些現場能否到達,完全沒有把握。我之所以到現場,有我個人的好奇心、責任感、對紀錄片工作者的職業道德,別的我很少考慮。它是否成片、能否參加電影節都不重要。現在,我的心態就更自在了。

    比如,《太石村》中衝突性的場景,還有許志永的庭審,這是第五次庭審。我想,今天能走多遠就走多遠。它的意義在哪裡呢?你能拍到就拍到,拍不到,起碼許志永將來出獄,我們面對他,可以跟他說,你庭審那天我到現場了,起碼有江湖道義在。能拍不能拍,取決於現場的條件。能不能開機?警察站在我們面前不允許開機,我們比不過他。一群警察圍著你,那怎麼辦?沒有辦法。所以,拍不到就拍不到,無所謂。

在法庭外面,那些現場經驗,要自己獨立探索,怎麼樣進入現場能拍到。雖然有些是技巧,但這些衝突性的場景中,技巧已不重要了,態度更加重要。你要不要到現場,這種態度更加重要。

海:如何看待作品?畢竟是作者的個人表達。

 

明:我們後來拍攝的題材都是社會性非常強的。面臨的主要問題,不是個人表達的問題,而是你能不能表達、容不容許表達的問題。譚作人就為了調查地震學生死亡人數,而以煽動顛覆國家罪被判了五年。後來,我們面臨的主要是政治壓力和政治限制──政治環境對新聞封鎖、對真相打壓,是這樣的問題。在這個主要問題面前,最重要的是能到現場,到現場能開機,能把我們要做的採訪拍完,做完後,能安全把素材帶回來,作品完成後,就無所謂了。這個時候很難談個人想法,因為沒有辦法從容拍下來,都是一邊拍一邊跑,躲躲藏藏的。大部分情況──或者全部,都是在志願者的幫助下完成的。我一般就支付司機的汽油錢、吃飯錢,基本上沒有錢支付勞務費。如果最後影片有收益,比如得獎,奬金我會全部捐出去。

【微紀錄 │ 《深夜女子的公寓料理》新書分享會】煮飯以明志:吃,是為了咀嚼文化與歷史。

吃,是為了咀嚼文化與歷史。

毛奇老師於分享會中提到,每到一個地方,會先從四周的環境去猜想當地人的飲食習慣:由建築的歷史、社區規劃和菜市場(港譯: 街市)的布局等因素去了解該處的人是吃什麼~

正如老師在臉書中推薦《種植香港》一書,正是土地與農業議題,從土地徵收、外圍農村、社區農業到都市農業多所圖文闡述。一個環境怎樣發展,正正是老師在分享中分析到都市的生活模式在資本主義主導下所帶來的巨大影響,最終連吃的基本權利也被剝削去。

之後老師提到台灣米種的轉變,原來當初的米是瘦長的,像廣東米。但後來因為被日本殖民,農民開始轉種由日民引進的米種。就是現在到台灣市面上吃到的樣子。
可想而知食材是地方的歷史見證人,敘述人民日常生活的變化。

都市女子,為何寫作

「溫暖的炊煙,療癒的文字,這是一幢令人很想住進去的公寓。」
- 宇文正

繼續用紙筆去紀錄食事,希望將吃的喜悅、樂趣、一切從中穫得的知識傳遞給更多人。尤其在永無休止的都市裡,下班後,在公寓裡:這個完全屬於自己的私密空間,才可安靜地煮一頓飯。這是觀察自我的最佳時間,透過煮飯為自己進行一場療癒。

我相信這是毛奇老師堅決出版《深夜女子的公寓料理》的原因。
閱讀《深》的確有一種想住進這棵公寓的感覺。
__________

◖書籍介紹◗
《深夜女子的公寓料理》
出版│ 二魚文化
作者│ 毛奇

< 內容介紹 >
「食物果然不會背叛,
只要自己對感受生活的能力有足夠的信心,
就能夠一點一點茁壯。」

生活在都市,為了平衡下班後的身心,在深夜進行的料理實驗——這本書是關於一位很晚才出社會的女子,在剛北上工作的前兩年,以吃食寫下的筆記。用料理跟自己、跟人們說說話,也讓煮食成為生活中轉換心情的小儀式,分隔工作與生活。

吃下料理,也就吞嚥了關懷,她視煮飯為再忙碌也不能忽略的重要事,而如是看待日子——「工作結束約莫晚上九點半,走出建築物,雨停了,燈火在水氣中明明滅滅;還沒吃飯、準備回家,我好像又回到剛北上時『深夜女子下班烹煮』的狀態了呢。這沒什麼不好,把自己安上齒輪,一格格轉動,確實前進,並在與名為社會生活的巨大機械絞動的同時得到扎實的樂趣。」
__________

◖作者介紹◗
毛奇
本名蕭琮容,深夜時段起家,烹煮料理以明志,作為在都市求生的方法。

人類學學徒,曾經行走異國與台灣鄉鎮尋訪食物產地與人群,怎麼吃,如何吃,跟誰吃的溫存蘊藉的種種故事所在多有。出社會後,從事文字媒體與影像工作,透過每週聯合報副刊專欄(2015年6月~)一畦小小的園地,用烹煮食物與書寫跟人們說說話。
相信吃東西的時候,是人離自然最接近的神聖時刻。

作品散見於籍與報章媒體:《澎湃!產地小旅行》、《小農復耕》、香港《號外》雜誌、「常木蘭」媒體、「食力」新媒體、《鄉間小路》、端傳媒……等。

合作經歷:
主婦聯盟、國北教大食農灶腳工作室講師、彎腰農夫市集農民保種活動料理講師,主講使用台灣本地品種豆類的特色、金色三麥72HR酒咖養成所料理講師,主講餐酒搭配、曼谷藍帶廚藝學校甜點研習進修、百工裡的人類學家成員。
__________

◖延伸閱讀◗
[聯合報] 深夜女子公寓的料理習作/女子公寓,吃豆腐
[聯合報] 深夜女子公寓的料理習作/深夜的獅子頭
__________
#kubrickbook #booklaunch #新書發佈 #二魚文化 #飲食文學 #毛奇

 

【微紀錄 │ 合作學堂】書寫”Kalli”:現代歐文字體工作坊@APM kubrick

【練得一手好書法!】

由Jackaline帶領的所有學員都學得一手好字,過程中同學都極專注地聽從老師的指導。

由於課堂內容實在太豐富了,時間有點不足,最後大家要留班補貨了。 ^_^

 

Jackaline承諾了會再開班,有興趣的朋友密切我們臉書網站的消息!

想知更多活動或工作坊詳情,可到 http://bit.ly/29sGObN

__________

關於think about studio

think about……

「想像」,靠雙手落實。think about 主腦相信,雙手創製出的文字,力量最大,因此重拾墨水,用雙手將 Modern Calligraphy 糅合在 graphic 中,創作出「CalliGraphic」,目的是把信息靠緊文字,灌注入腦袋變成養份,一起繼續 think about。

 

#apmkubrick #活動搞作 #工作坊 #thinksbout

 

【微紀錄 │ 2017年1月佈展花絮】「YMCArts『自發作』創意DIY書展 (第九屆)」

感謝一眾自發作的朋友漏夜趕工為今次展覽佈展,剛剛過去的第一場meet the artist完滿結束。第二場迷你版畫創作坊,1月31日,年初四咁嘅樣,到時候可以親手壓印一張板畫,切勿錯過。

現在先一睹當日佈展的花絮吧!

更多詳情可到YMCArts臉書一覽:https://www.facebook.com/YmcArtsInEducationProject/

「YMCArts『自發作』創意DIY書展 (第九屆)」展覽詳情:http://bit.ly/2i9I58F

【活動搞作 │ 新書節錄】《放逐的凝視》「奧斯威辛之後」的紀錄片——胡杰訪談

海:你如何看待道德問題?你的影片中的人物都具有一種道德的優勢。但我們當下的時代卻是「道德焦慮」的時代。同時期導演涉及這個問題時,總有拿捏不住的感覺……

杰:道德這個問題。比如,王小魯他的文章裡寫過,我的影片有一種道德灌輸在其中,是作為一種評論標準的。也可能是這樣,在我的潛意識裡,或在我研究林昭的過程當中,有那種情結──他們想在中國來一次文藝復興。她在文章裡多次提到,在中世紀的遺址上走向文明。其實,我覺得一個人,條件容許的話,像米開朗基羅一樣,他在很短的時間裡,用自身的力量,塑造大衛雕像,畫巨幅的西斯庭壁畫,人和神的手幾乎就要接觸上。其實,人是可以接觸到神的,這是人類的一種理想,而且是可以持續的。

如果我的《尋找林昭的靈魂》裡面偏重於道德,其實策蘭給他女友的詩:「你要用盛裝去打扮她們/你要和她們躺在一起。」他說的那些同伴,是在奧斯威辛集中營死去的那些人。那些女孩子被剃光頭,脫光了衣服時,在毒氣室被弄死了。「你要用盛裝去打扮她們/你要和她們躺在一起。 」策蘭用一種很貼近的方法──讓你和死者睡在一起,用你的頭髮去裝飾她們──一下子就將死難者和活著的人拉得很近,放在一起。這是一種詩意、一種理想,也是一種精神。我們需要這種理想、這種精神,我們民族不可以天天生活在垃圾中。

1990年代有一種思潮我不認可,就是他們認為沒有英雄,誰要是談論英雄就很蠢。共產黨塑造的雷鋒這樣的英雄是假英雄,就很蠢。其實,這個民族真正需要的是,能夠站在人類文明之上去看待文明的這樣的英雄,這是中國最缺少的。在我所拍攝的人物裡面,林昭、張春元、張先痴他們那一代,是我們能夠採訪到的活著和死去的英雄。其實,肯定是有這樣的人,如果沒有,人類的基因就有問題了。只有這樣,人類才能夠延續,往前走。

海:你昨天談到,西方有「奧斯威辛之後」整個社會的反思。其實,我們中國有太多「之後」了,1957年反右之後、大饑荒之後、文革之後、1989年之後等等,但每一次都沒有解決,就層層積累到現在。

杰:其實,我們的苦難資源太巨大了。他們西方有一個「奧斯威辛」,有一個猶太人被迫害的歷史,造成六百萬猶太人死亡,他們就能夠對整個歷史,甚至是幾千年來的哲學史都進行反思。我們遭遇多次運動,多次對人性的毀滅,而我們民族的很多人卻能很狡猾地生存在這個空間裡,沒有幾個人去深入研究。

《天堂花園》是一部學者紀錄片,沒有艾曉明對女性議題、女權主義的研究,不可能將影片拍得如此生動、深刻。如果純粹從視覺角度來看這部影片,剪輯有些老套、破碎、簡單;但如果我們更換一種角度和眼光,可以看到這部影片的質地非常豐富,所要傳達的信息密度非常高,如同艾曉明心儀的小說《巨人傳》、《項狄傳》。這是思想、觀念上的刺激,它顛覆、糾正、更新了我們習以為常的倫理觀念,幾乎可以用「意想不到的美」來形容這部影片。要達到此高度,須是非常熟稔這個領域的專家才能表達得如此清晰。如果觀眾的知識面足夠寬,能理解影片中的背景,必定更能激發觀眾的想像力,這是學者型紀錄片與眾不同之處。

內文節錄自《放逐的凝視》

__________

◖書籍介紹◗

《放逐的凝視:見證中國獨立紀錄片》

出版社:傾向出版社

作者:文海

< 內容介紹 >

談及電影,文海謙虛地說,他只是試圖展現出一些「公民」的形象。這令人肅然起敬的謙遜,為他片中的詩人英雄們表現出某種勇氣,而這種勇氣,也讓人們聽到和看到,在這個被霓虹燈、手機、摩天大樓和奧運會所粉飾的「當下」,中國歷史中一種沉甸甸的分量。這沉思的形式,是夜幕裡的詩句、冷靜下的決斷,它寂靜於文字間,這個形式即為電影。——法國龐畢度中心真實電影節藝術主席  瑪麗‧皮埃爾‧杜阿梅(Marie-Pierre Duhamel- Muller)

鏡頭、思考,不倦地工作,文海用他的記憶之眼,為獨立紀錄片在中國的艱難進程充當見證。——貝嶺

作為中國獨立紀錄片重要導演之一,文海的著述有豐滿的歷史現場感,也有大量翔實生動的資料和訪談。
這是一本不可或缺的中國獨立記錄片和民間影展歷史的備忘錄。
——美國紐約大學電影學系教授  張真

文海不單熱血記載中國獨立紀錄片者多方艱難的歷程,也不時對尊重少數民族、女性及人權等等議題發出震天之響。——紀錄片導演  黄明川

< 作者介紹 >

文海

祖籍湖南,獨立紀錄片導演、獨立中文筆會會員。

從2000年開始獨立電影創作,紀錄片作品包括《軍訓營記事》、《喧嘩的塵土》、《夢遊》、《我們》、《殼》、《西方去此不遠》、《凶年之畔》等,多次獲國際電影節獎勵。

2014年,作為創辦人之一在香港創辦「中國獨立紀錄片研究會」。

2013至2014年間,受邀在香港大學新聞與傳媒研究中心撰寫《放逐的凝視:見證中國獨立記錄片》一書,以導演和親身經歷者角度,書寫1989年之後作為見證與抗爭的中國獨立紀錄片歷史。

 

Café+ KUBRICK 【今晚打老虎 │ Comment allez-vous】2016.11.20

 

貼詩

詩會老的

筆尖滴不出墨水

提不起筆,原來
筆是寫作的職業病
背後冷笑他的牢騷
 
重複著別人的命運
牢騷積勞成疾
痛是工人的職業病
背後冷笑我的牢騷
 
無人能感覺自己的命運
當寒風問候舊疤痕
吸吮著鎮痛的毒品
那是最貼身的奇香
 
那是最貼身的奇香
舒緩了職業病的毒癮
那是一張療治舊患的
詩帖
 
《以硯的容量 》
岑文勁 /著
__________

<作者簡介>

岑文勁
香港人,基層,詩人。
__________

《以硯的容量》

作者:岑文勁
出版社: 麥穗出版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6/06/01
語言:繁體中文
_________

<關於>

麥穗出版
麥穗出版有限公司成立於2001年,以香港本土為基地,出版路線以文學及文化為主。
_________

【今晚打老虎 │ Comment allez-vous】源起

相信好多人會問 “今晚打老虎” 點解?
其實只係用地道尐廣東話講出法文”Comment allez-vous?”姐,即係英文”How Are You?”咁解,係一句問候。
而每逢週末我地同事會絞盡腦汁係塊黑板上寫上一尐句子,因為每位剛踏入我地Cafe?朋友仔好多時都會先望?塊黑板睇?有乜?食,咁我地就決定逢週末會寫一尐有意思?說話,用文字先同咁多位朋友仔打個招呼問個好,之後我?會keep住同大家打招呼嫁!
最後梗係要同各位講返句:「今晚打老虎!」

__________

#KUBRICKBook #好書蟲 #kubrick選書 #以硯的容量 #岑文勁 #麥穗出版

Book+ Review │ Yee Ting Lau: Crossing the line

Book+ Review │ Yee Ting Lau: Crossing the line

In this day and age, we are not far from being informed of social and political issues through the multi-facets form of media. The Funambulist has proven itself to be an ambassador in raising awareness, as well as amplifying the fine print in mainstream media. Their aim to deepen understanding and discussion in matters that affects humanity on a global scale, sit them at a position as visionaries for future conversations.

The Funambulist is a printed and digital magazine completed with a blog and a podcast (Archipelago). With “Politics of Space and Bodies” as its subtitles, it shows aspiration in bridging different aspects of design with the world of the humanities through critical articles based on its bimestrial topic. Written by contributors around the globe, the team behind the magazine are made up of passionate personnels in the field of philosophy, anthropology, history,  geography, human rights, etc.

Founder Léopold Lambert shared his vision for the magazine at The Funambulist presentation at Kubrick on 13 Oct, 2016. Rooted in the podcast Archipelago, he set off to learn in depth through conversations with his interviewees to explore conflicted bodies against restraints and violations by architecture in a broad sense. With contributors specialising in a range of topics, he has picked the articles without a dominant narrative. It is his passion to make academic studies approachable through different form of journalism to all audiences, without excluding those who did not come from an academic background.

The magazine’s layout and design is minimalistic, placing the article as its essential component. With the magazine’s progressive development, visuals are beginning to play a bigger part in referencing writers’ piece, as well as a form of info-graphics. There are also a few occasions where photography and illustrations take the main stage as a prominent piece ( See examples in Issue04 Carceral Environments). The magazine’s structure was partially based on administrative guidelines and Lambert’s editorial decision. It opens with a letter by Editor-in-chief, Lambert himself introducing each issue’s topic. Followed by articles by guest contributors around the globe outside of the issue’s topic, moving onto issue’s focus in the form of articles, transcripts, and finally end with students’ submission related to the monthly discussion in the magazine.

The Funambulist is definitely the first magazine of its kind. It’s a welcoming clique, which is unusual in the first place. It has proven that academia can be available to a broader audience through articles organised and edited by topic. It encourages everyone to be informed, which paves ways and smooths roads for changes to come. To a reader like me who is alien to hefty research and scientific papers, some passages in the magazine runs on the borderline of  being typical academic-writing-ish, but for the most part, articles are comprehensive and to-the-point. Effort in switching up lengths of essays is to be seen, and it helps reading the magazine in small doses each time. I  appreciate Léopold and the team’s discomfort in the ivory tower and their refusal to stay there. Instead, carrying as much as they could with them to share with those who haven’t set foot in one.

Yee Ting Lau

Dried off from being “soaked in salt water” ( a Cantonese slang, look it up, it’s there on the WorldWideWeb ),Yee Ting returned to Hong Kong 4 years ago. She prioritises having a book in her bag over anything, even her smartphone. Together with her partner-in-crime, Ben, they run  http://come-intothefort.com/ to share their creative endeavours and lifestyle influenced by over-analysing everything. Aspired to make geek the new chic.

__________

《THE FUNAMBULIST》
is a bimestrial printed and digital magazine complemented with a blog and a podcast (Archipelago) edited by Léopold Lambert. Its subtitle, “Politics of Space and Bodies,” expresses it ambition to bridge the world of design (architecture, urbanism, industrial and fashion design) with the world of the humanities (philosophy, anthropology, history, geography, etc.) through critical articles written by long-time collaborators as well as new ones.

Many aspects of The Funambulist’s editorial mediums remain free and in open access (books, blog, and podcast) and readers who enjoy the forms and contents of the platform are invited to consider purchasing or subscribing to the magazine as a form of support for this form of production of knowledge.

__________

more:

Audio Recordings of the Presentations of The Funambulist in Tokyo and Hong Kong

__________

Café+ KUBRICK 【今晚打老虎 │ Comment allez-vous】2016.10.23

 
 今天就是今天,負載著所有往日的重量,
張著將成爲明日的一切東西之翅;
今天是海的南方,水的老年,
嶄新的一天建構完成。

已耗盡的一日的花瓣聚集在
你的嘴上,高舉向光,向月,
而昨天急步走下陰暗的小路,
我們因此憶起它那張逝去的臉。

今天,昨天,明天走過,
日子像燃燒的小牛被耗盡,
我們的牛群等候著,來日無多,

然而時間在你心中撒下了麵粉,
我的愛用泰穆科的泥造了個火爐:
你是我靈魂每日的麵包。

《一百首愛的十四行詩》
聶魯達
__________

<作者簡介>

聶魯達

智利詩人聶魯達(Pablo Neruda, 1904-1973)是一九七一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被譽為二十世紀最偉大的拉丁美洲詩人。情感豐沛的聶魯達對世界懷抱熱情,對生命充滿探索的好奇心,對文學創作具有強烈的使命感,因此能將詩歌的觸角伸得既深且廣,寫出《地上的居住》、《一般之歌》、《元素頌》、《狂想集》、《黑島的回憶》、《疑問集》等許多動人的土地與生命的戀歌。雖然聶魯達的詩風歷經多次蛻變,但是私密的情感生活始終是他創作題材的重要來源,二十歲、四十八歲、五十五歲時出版的三部情詩集《二十首情詩和一首絕望的歌》、《船長的詩》、《一百首愛的十四行詩》即是明證。他的詩具有很奇妙的說服力和感染力,他相信「在詩歌的堂奧內只有用血寫成並且要用血去聆聽的詩」,並且認為詩應該是直覺的表現,是「對世界做肉體的吸收」。
__________

《一百首愛的十四行詩》
詳情或購買 http://bit.ly/2d8X8PA
作者:聶魯達 Pablo Neruda
譯者:陳黎,張芬齡
出版社:九歌
出版日期:2016/08/01
語言:繁體中文
_________

【今晚打老虎 │ Comment allez-vous】源起

相信好多人會問 “今晚打老虎” 點解?
其實只係用地道尐廣東話講出法文”Comment allez-vous?”姐,即係英文”How Are You?”咁解,係一句問候。
而每逢週末我地同事會絞盡腦汁係塊黑板上寫上一尐句子,因為每位剛踏入我地Cafe?朋友仔好多時都會先望?塊黑板睇?有乜?食,咁我地就決定逢週末會寫一尐有意思?說話,用文字先同咁多位朋友仔打個招呼問個好,之後我?會keep住同大家打招呼嫁!
最後梗係要同各位講返句:「今晚打老虎!」

__________

#KUBRICKBook #好書蟲 #kubrick選書 #一百首愛的十四行詩 #聶魯達 #PabloNeruda #九歌出版社 #陳黎 #張芬齡
九歌文學國度

Café+ KUBRICK 【今晚打老虎 │ Comment allez-vous】2016.10.10


【今晚打老虎 │ Comment allez-vous】2016.10.10

覺知就像光。只要有光,黑暗自然消失,毋須刻意消除黑暗。

- 詠給‧明就仁波切
_________

關於
詠給‧明就仁波切

1975年出生於尼泊爾尼日(Nubri),曾在一些祖古烏金仁波切、薩傑仁波切、紐錫堪仁波切暨大司徒仁波切等佛教偉大上師座下,領受藏傳佛教實修與教義的嚴格訓練。自1998年起,開始巡迴全球教學,給予數千人開示與指導,他會見了各種不同領域的科學家,包括了神經學家、物理學家和心理學家。他所著作的暢銷書籍《世界上最快樂的人》(The Joy of Living)已經出版超過12國語言的譯本。第二本書《你是幸運的》(Joyful Wisdom)在東西方也是一出版即成為暢銷書。

2011年5月詠給.明就仁波切在印度菩提迦耶德噶寺閉門修法數日後,在無人知曉的情況下,悄然離開了寺院,如過去瑜伽祖師們的事蹟一般,隻身浪跡四方,進入數年居無定所的閉關修行。仁波切遁世臨行前留下了一封親筆信函給所有弟子,叮囑弟子「最重要的是:不要向外散逸,要向內匯歸到自心,讓心調柔寂靜,並以此利益佛教與眾生。」並希望弟子們「一點都不用掛念我,幾年之後,我們會再相見,一如以往,師徒相聚一堂,享用著法的饗宴。在這一天來臨之前,我會為大家不斷向三寶祈請並且祈願。」

此外,詠給.明就仁波切也是國際德噶及亞洲德噶(Tergar International & Tergar Asia)的創辦人,此二大機構的宗旨,是將古老的禪修練習介紹給現今社會。多少世紀以來,禪修練習已經被無數人士運用在轉痛苦為喜樂、化煩惱為智慧。德噶禪修和學習課程,就是為促進這些轉化而設計。詠給.明就仁波切善於將禪修練習,以平易近人的方式,引導各種背景的人們學習而著稱。德噶禪修團體提供給佛教徒和非佛教徒,豐富實用的禪修練習與研討課程,是一個提供佛教傳統科目的教學及深入禪修的組織。仁波切經常以幽默的方式坦然分享自己的困境,並打動了世界各地的佛教弟子。
_________

【今晚打老虎 │ Comment allez-vous】源起

相信好多人會問 “今晚打老虎” 點解?
其實只係用地道尐廣東話講出法文”Comment allez-vous?”姐,即係英文”How Are You?”咁解,係一句問候。
而每逢週末我地同事會絞盡腦汁係塊黑板上寫上一尐句子,因為每位剛踏入我地Cafe?朋友仔好多時都會先望?塊黑板睇?有乜?食,咁我地就決定逢週末會寫一尐有意思?說話,用文字先同咁多位朋友仔打個招呼問個好,之後我?會keep住同大家打招呼嫁!
最後梗係要同各位講返句:「今晚打老虎!」
_________

#CafeKubrick #今晚打老虎 #西藏 #藏傳 #佛教 #詠給明就仁波切 #仁波切 #YongeyMingyurRinpoche

Book+ KUBRICK │ 每月十選閱讀優惠 十月

【 KUBRICK每月十選閱讀優惠 】十月

每月kubrick都會邀請愛書的店員和作家們從我們的自家出版和kubrick店內選出十本心水書籍向讀者們推介。
讀者於油麻地店選購書單中任意兩本選書,即可享有全單書籍78折優惠。

十月選書單:

【kubrick出版】

1. 《文字.繪畫》 羅婉儀 / 著
2. 《All I want is you》Ali / 著
3. 《紅鼻子》 夏芝然 / 著
4. 《乒乓合輯繪本 2》 Leumas To等7人 / 著
5. 《垃圾變寶》 民間博物館計劃 / 著

【主題選書】道路人生

6. 《我在阿帕拉契山徑》 徐銘謙 / 著
7. 《八百萬種走法》 勞倫斯‧卜洛克 / 著
8. 《重返巴黎地鐵》 馬克‧歐傑 / 著
9. 《古道》 羅伯特‧麥克法倫 / 著
10. 《浪遊之歌》 雷貝嘉.索爾尼 / 著


* 不可與其他優惠或禮品卡同時使用
* 精品、雜誌、日本出版物及特價品除外
* 優惠上限為全單折扣後一千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