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fé+ KUBRICK 【今晚打老虎】

Silver From Over the River
- The fin.

How can we see things?
It’s almost pitch dark
The wind is telling us we’re lonesome

The dark sticks close to us
And it’s feel all right
The lights of ripples get us somewhere

Her eyes are shimmering
I just see what we are
I can’t say that lingers long
I just see what we are

How can we remember things?
It’s faded away
A mirror is telling you, you’re lonesome

A riverside path has a hint of adolescence
The lights of ripples get us somewhere

Her eyes are shimmering
I just see what we are
I can’t say that lingers long
I just see what we are

handwriting by kaming

Café+ KUBRICK 【今晚打老虎】

「我們相識相聚,雖然不知道背後的因緣為何,但僅僅是看到對方,就立即會生起一種歡喜的感覺。如果有一天我們更深刻地了解相聚一起的背後原因,我們可能無須太多言語,只有感動的互相擁抱,微笑,或者哭泣。 」

《佛子行三十七頌》
大寶法王噶瑪巴

handwriting by kaming

Café+ KUBRICK 【今晚打老虎】

擺渡船上
周夢蝶

負載著那麽多那麽多的鞋子
船啊,負載著那麽多那麽多
相向和背向的
三角形的夢。

搖蕩著     深深地
流動著     隱隱地
人在船上,船在水上,水在無盡上
無盡在,無盡在我剎那生滅的悲喜上。

是水負載著船和我行走?
抑是我行走,負載著船和水?

暝色撩人
愛因斯坦底笑很玄,很蒼涼。

writing by kaming

「我們對一邊身在安全地帶一邊反對戰爭的這種正義,感到厭惡和愧疚……炸彈鬥爭與劫機都發生了……世界各地都在發生戰爭,只有自己還在安全地帶過著和平日子,實在忍無可忍了,只好奮不顧身跳進激進的行動中。」

——川本三郎 《我愛過的那個時代》

handwriting by kaming

 

Café+ KUBRICK 【今晚打老虎】

那是什麼?
企鵝。
一隻企鵝?!
對,牠叫米沙。隊長開車經過,看見一名士兵帶著一隻企鵝站在路旁。
「帶牠去動物園。」他下令。
幾天後,隊長開車經過,又看見那名士兵帶著企鵝在路邊。
「你是怎麼搞的?」他說:「我不是叫你帶牠去動物園了?」
「報告隊長,我們去過動物園了,」士兵回答:「還去了馬戲團,現在要去看電影。」

《企鵝的憂鬱》
- 安德烈.克考夫

drawing by kam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