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季
  • 出版藍藍的天
  • 出版語言繁體中文
  • 出版日期2018/07
  • 尺寸160mm(W) X 120mm(H)
  • 頁數244頁
  • 裝幀平裝
  • 含外包裝重量0.25kg
  • ISBN9789881957801
定價HK$90

有貨存

慾季

書籍介紹

《慾季》(原名《女顔》)初版是1984年。


這一年,1984,出現了一個不尋常的天文現象,就是在5月11日的火星凌日,之後,要等到2084年纔會有第二次的機會。這個異象之後44天,一位偉大的法國哲學家逝世。他就是米歇爾.福柯,在此同時,他的最後遺蓍《性史》第三卷,也出版了。


34年後,《慾季》再版,到今時今日回顧,所謂人類文明社會,翻天覆地,已面目全非,但,對於性與身體的認知與觀念,原地踏步,或甚至已開始倒退了。


福柯的《慾季》的最後兩卷The Use of Pleasure (Histoire de la sexualité, II: l'usage des plaisirs) and The Care of the Self ,到1985 和1986年纔有英文譯本,我不懂法文,當時不可能讀到這位哲學家的巨著。然而,竟發現,我在這部小說裏面想表達的東西,可以說,與福柯《性史》中部分的核心思想,頗有共通的地方。


我筆下的李山是世人眼中的瘋癲人物,他走進性與愛的窮巷裏,迷失了,他努力透過藝術性創造,接近不同的女體,找尋一個棲身之所,可惜還是失敗告終。


爲何失敗呢?如福柯說,這完全是權力左右的世界。他的詞語是:知識系譜充當了權力傀儡,成為觀衆面前的影戯,知識的目的往往不是為了求真,反倒越來越成為一種高明的障眼法。福柯指出,一種知識的陳規、範式,如此知識型態,就是迷信,或稱之為[規訓的權力](Disciplinary Power)下的犠牲品。其實較簡單的陳述,就是傳統道德欺凌下的鉄板式規範,在知識假面具的威逼下,所有的動作就成為我們的金剛箍,逃不出生天。


在男女性愛的範疇上,這場影戲從未落畫,於是我們經常看到群眾例牌的反應,就算是藝術品,如裸像上的性器官公開陳列時,一定要遮掩;最離譜的是,明明是性愛展覽,展品也不能露點。在大眾的觀念中,下半身與上半身的界綫,分得清清楚楚。沒有肉的載體,靈無從說起,沒有欲念,根本就沒有生命之誕生。


在一次訪問,福柯這麼說過,「其實我對快樂體驗方面有嚴重的困難,我認為,快樂是一種非常困難的事,不像欣賞自我那麼簡單,我夢想快樂,我甚至希望有那種過量的快樂.......」福柯似乎說出了李山的心中話。


有人問過我,爲什麼要安排周師奶養的是白鴿,而不是別的    鳥呢?原來青銅時代的彫塑,母神的身旁,總有白鴿相伴,愛的象徵。李山要殺白鴿,因爲他無法在愛與欲中取得平衡,其實他這麼做,即等於殺了自己,同時他的藝術世界也塌下來了。李山是愛欲爭扎中的邊緣人,全人類一直以來都是歸入這類邊緣人。我們逃不過「訓規的權力」的五指山。最後,李山被「權力」宣判爲精神病患者了。


我不是哲學家,當然更不是福柯。我認爲,李山的旅程雖不是轟天動地,但,是值得探索、前進的。他的犧牲不是白費的,他激活我們思考,思考福柯的生死愛欲。福柯說過,「四周到處都是路,却永遠只能停留于歧途上徘徊。」當陷入這個悲劇性困境,李山的回答是:「發現殘缺的圓全時,圓全的殘缺便開始了。」


當我接近天命之年,完成了《慾季》,福柯也完成了他的《性史》(雖然還欠兩 卷  ),而他的論述還未進入我的世界,福柯近耳順之年離世後,到今天,我纔完全領略到他說的「一個人寫作是為了把自己變成另外一個人。」這句話的深意。是的,這些日子,我不斷 創作,就是努力把自己變成另外一個人,一個不想適應卻仍計劃可以開心地活在當下的地球人。李山不是我,李山的圓全的殘缺若不是我,還有誰呢?

作者簡介

崑南


崑南在1935出生於香港 , 1955年畢業於香港華仁書院。曾創辦及主編《 詩朵》, 《新思潮》 、《好望角》、《香港青年周報》和《新周刊》等刊物。1955年, 他獲得由香港聯合國協會主辦的全港播音劇比賽第一名 ,後來又創辦了現代文學美術協會。


崑南曾在多間報館工作, 五六十年代  , 曾擔任中西日報英文編輯、南華晚報娛樂版編輯和天天日報副刊編輯 。80年代, 他曾在東方日報、成報、金融時報、經濟日報等擔當編輯工作。


多年來, 崑南曾經出版過長詩《吻創世紀的冠冕 》; 長篇小說 :《地的門》、《慾季》和《天堂舞哉足下》; 短篇小說集 :《戲鯨的風流》和《旺角記憶條》;《詩大調》選詩集以及《五人話集》散文合集。


近年, 崑南曾主編《詩性家園:八十後十位香港女詩人》; 編輯《詩潮》月刊和《小說風》月刊 ; 也出版了英文短篇小說集《Killing the Angel》及《崑南卷》, 並為香港電台《好想藝術》和《華人作家系列》拍攝專輯。


2015年 崑南的《旺角記憶條》獲得香港文學雙年獎, 之後崑南更獲得香港藝術發展局。


2017年 藝術家年獎 (文學藝術)。


2018年《慾季》重新出版。